竹鼠区

到纽约卖煎饼果子是个好生意吗?

      编辑:竹鼠       来源:竹鼠区
 

有人的地方就有传说,人聚集成城市,于是就有了都市传说。

你一定看过如下的一个或几种类型的“新闻”:

北大毕业生放弃外企高薪,下海养猪;

职业乞讨人月入5万,家里盖起两套房;

龙鸣兄弟做生意失败,去迪拜卖竹鼠还清百万债务;

……

相比于那些耸人听闻的志怪故事,这些横财发家史才是都市传说中的尖货。而尖货中的尖货,莫过于“老外在曼哈顿卖煎饼果子,比去华尔街挣钱”这事儿。

对于想要逃离996的都市白领来说,无论是靠着技术驱动逐梦互联网,还是保持儒雅随和成为大明星,这些发家方式都是有门槛的随机事件。但是省吃俭用几个月就能买上一套煎饼设备,却是铁定的事情。“我的钱只够我投身煎饼行业”,大多数摊主如是说。

这时候,去纽约街头卖煎饼就成了新时代的“美国梦”。

这个梦能不能落地,我们做了一番尽调。

吃过煎饼的人都看过煎饼的做法:一大勺面糊在加了的铁板上铺开,像极了老板画的大饼;然后打上鸡蛋和葱花,接着翻面,最后包上薄脆或别的馅料。

原料和制法的可视化,使得这种中式街头快速食品卖不上太高的价格。但在声色犬马的纽约,事情似乎正在起变化。

曾经,煎饼果子在美国没有姓名,即使在唐人街也不常见,毕竟思乡心切的华人只需要去亚洲超市买一瓶老干妈就能熬过一顿。

但如今,曼哈顿的洋精英们比法拉盛的华人华侨更迷恋这种食品。

chanpin-jianbing4.jpg

老金煎饼(Mr Bing)是纽约著名的煎饼铺子,创始人都是金发碧眼的洋人Brian Goldberg。他们都是在中国生活的时候迷恋上这款食品,并且如都市传说一般放弃了办公室生活,摊起了煎饼。

用纽约时报的话来说:

They approach the dish with the zeal and reverence of the converted.

(他们以皈依者的热情和敬畏看待这道小吃。)

如果不做煎饼,哥大毕业的Brian Goldberg现在应该在华尔街,但做了几年金融之后,他决心做一些“让人们开心”的事情,比如让煎饼走进美帝主流餐饮。

Brian对他的有六个煎饼炉子的店子非常满意,他觉得煎饼是艺术品,尤其是抹酱的时候,“就像书法一样”。

对煎饼原料要求严苛的天津人绝对会背过气去。就算老金煎饼严格使用绿豆面做饼皮,但是他们却衍生出了北京烤鸭、焦糖色烤猪肉、用绍兴黄酒腌制的鸡肉甚至包着奶酪火腿和热狗肠的煎饼果子。

在中国,顶配的煎饼果子通常不过2美元(14块人民币左右),而在老金煎饼,最贵的一款要15刀。哦,顺便提一嘴,他们家的所谓薄脆,其实是炸出来的馄饨皮。

煎饼本就是都市传说中无本万利的“横财神话”,而看完老金煎饼的创业故事,你甚至会发出,“老外的钱真好骗”的感叹。

不知道你是否想象过把辞职信扔到睿智领导脸上拂袖而去,继而起早贪黑支起煎饼摊发家致富的阳春大梦。

并且,去纽约开路边摊卖煎饼不仅能挣国内15倍的钱,还有机会发家致富拿美国绿卡。何乐而不为?

至少我想过。

但先别着急,我们需要先合计合计:

在中国,街头小贩们起早贪黑地挣钱,不怕风不怕雨——就怕城管蜀黍。

很遗憾,在美国也一样。

前几年有一个叫做谢云峰的中国厨师上了新闻,虽然老谢英文只会one、two、three,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美国做生意。

他在哥伦比亚大学(也在曼哈顿)门口摆摊卖凉皮和肉夹馍,肉夹馍3美元。凉皮5美元,据说一天至多能挣800美元(毛利润)。

但他表示,即使一天能挣这么多,他还是没有挣回投入进去的2万美元成本:

“我就被卫生局罚款超过1000美元。因为无意中违反了几项规定,比如卫生局要求提供热水的明火不能灭,而我的水箱下的火灭了;卫生局要求流动餐车距离马路边缘不能超过2英尺半,而我的车放在了距离马路边三英尺左右;卫生局要求提供电力的发电机不能放在地上,只能架在半空。当时我的发电机坏了,放在了地上。统统都被罚款。”

纽约目前大约有2万名街头商贩,但经营执照一直控制在3100张左右,也就意味着大部分人是无证经营。据统计,这两万人平均每年关光是罚单就会被开4万张,而因为违规被逮捕的事件则超过1万人次。

除了必不可少的卫生局,在纽约,消费、环保、财政、园林、警察等各职能部门都有对街头摊贩的独立监察制度,罚款上限不断提高,小贩们一年毛收入的5%都要交给罚款。为此小贩们还闹过游行抗议。但因为纽约政府对街头商贩的规整制度都是公开且合法的,所以该罚还是罚,抗议也没用。

2.执照费

当然,珍贵的执照不会是白发的,在纽约,最便宜的摊位执照是一年1100美元,但要想卖得好,就必须去人流量大的地方,比如中央公园。但你知道中央公园门口的摊位许可证一年多少钱吗?289500美元,你没有看错,六位数,美刀。

这大约相当于19300个顶配老金煎饼(15美元)。

不过这只是极端状况,一般学校门口这种地段,一年的执照成本大概一万美元左右。

老谢的餐车是向有营业执照的同乡租来的,每月租金两千美元。每两年缴纳一次的餐车执照更新费约18000美元。也就是说光是餐车,老谢每个月就要付出2750美元的成本,这还不算税务、燃油、原材料和罚款。

飞天猪煎饼(THE FLYING PIG JIANBING)也是纽约著名的煎饼摊,和老金煎饼不同,这是家流动餐车,老板是一名90后的中国姑娘。

创业早期请不起人工,她每天要工作20个小时。流动餐车没有固定地点,每天早上5点就得去街头抢位置。

哦对了,即使是有执照的餐车,一旦警察觉得你阻碍交通,也会罚款,有段时间,飞猪煎饼摊每天都会缴上上百美元的罚款。

1)营业额

拿飞天猪煎饼来算,飞猪煎饼基本款单价8美元,据说每天能卖出去200个煎饼,营业额一个月就是8X200X30=48000美元。

chanpin-jianbing5.jpg

2)人工成本

飞天猪煎饼现在有6个员工,餐馆员工一个月的收入在2500美元上下,6个人的成本就是15000美元。

3)原材料

在中国,一个5元煎饼的材料成本大约在2元左右。那么按照购买力平价推算,在美国,一个基本款煎饼的材料成本大约为1美元。(因为美国人爱吃肉,所以这里多算了点肉钱)

那么飞猪每个月的煎饼成本为:200X1X30=6000美元。

4)餐车执照

我们再把老谢餐车一个月2750美元的成本套用过来。

5)最后得出结论:

成本:人工15000+物料6000+餐车许可2750=23750美元。

利润:营业额48000-成本23750=24250美元。

再扣去些杂费,老板每月税前入账2万美元吧。

这收入在美帝是什么水平呢?

作为参照,硅谷普通程序员,年薪10万美元上下,而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,平均年收入在15-20万美元,都不如曼哈顿煎饼老板挣的多。

有利润就会有竞争。

随着老金煎饼、飞天猪以及其他一些煎饼铺子的火热,法拉盛唐人街的煎饼生意也开始做起来了。

这些煎饼果子不仅口味正宗,甚至还懂得打出诸如“走地鸡蛋”的招牌。价格更是便宜,3-5美元的单价几乎是上文提到的煎饼铺子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。

纽约的煎饼市场已经陷入一片红海。

项目着急上马,煎饼都成上海特产了

chanpin-jianbing6.jpg

可惜汉字写错了

好在欧洲的煎饼市场仍然像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。

英国的煎饼能卖到6英镑(约53RMB)一个,德国的则是4.5欧元(约35RMB)起步。

chanpin-jianbing7.jpg

英国的煎饼果子店

chanpin-jianbing8.jpg

德国的煎饼果子店

所以正在赶往纽约的小伙伴抓紧把机票改签一下,向更广阔的天地行进吧。

连煎饼果子店招牌我都替你们想好了。

就叫The Big Bing Theory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