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鼠区

当上网红的竹鼠,原来自古以来就是用来吃的

      编辑:竹鼠       来源:竹鼠区
 

原标题:恕我直言,竹鼠就是用来吃的

上周,竹鼠这个陌生又可爱的小东西超越了 发际线男孩儿 制霸了我们的表情包,成为了这届网红冠军。

不过竹鼠当上网红的姿势跟其他 人 不同,竹鼠是靠着豁出命冒着被吃的风险当上这届网红冠军的。说起来,竹鼠还真得感谢一下找出了100种理由吃它的up主华农兄弟。要不是他,不少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有这么一种可(好)爱(吃)的生物。

竹鼠表情包点击自取

真香 壹读君 | 假猫

死都不会吃鼠类 真香

在大多数人心里,鼠类都是脏兮兮的在垃圾堆、下水道中翻滚的生物。万万没想到,也有鼠类长成了竹鼠这样憨态可掬的模样。

长得可爱并不是它的优势,惹眼又好吃的动物才能在祖国人民心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小竹鼠:我还会上树。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根据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的记载:

竹鼠,肉味甘,补中益气,解毒。

竹鼠肉没有腥膻气味,肉质细腻鲜美。竹鼠肉和兔肉一样,属于低脂肪、低胆固醇,高蛋白质肉类。因为竹鼠肉中的营养相当丰富,还有 天上斑鸠,地下竹溜 来夸赞竹鼠的美味和营养价值。

体型也是竹鼠被吃的原因之一。普通老鼠一般都只有几十克最多几百克,太轻太小,没什么吃头。竹鼠的平均体重却能达到2-4公斤,体长能达到35厘米左右,跟家兔的体型差不多大,自然也跟家兔一样难逃被吃的命运。一只竹鼠就能做成一盘菜,红烧、烧烤、炖汤,任君选择。

总有一种竹鼠做法,是你的爱

竹鼠皮毛也大有用处。竹鼠皮毛细软,光滑油润,底绒厚,色泽艳丽。皮板厚薄适中,便于靴制,毛基为灰色,易于染色,是制作裘衣、皮领、帽子的上等原料,尤其皮板是制上等皮革、鞋的好原料。

竹鼠的全身都有药用价值。现代医学表明,竹鼠肉能够促进人体白血球和毛发生长,增强肝功能和防止血管硬化。竹鼠毛在民间常用来治疗小儿疮积病、痘麻病等。竹鼠的内脏等下脚料可用来提取甘麻酸、胸腺肽、脑磷脂等生化药物;竹鼠尾中的线状白筋,能用作外科手术缝合线。

竹鼠:嘤嘤嘤,全身都给我安排的明明白白 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吃竹鼠,我们是有理有据的

提起竹鼠,肯定又有很多人要说两广人民啥都吃了。这里要给两广人民打抱不平一下,吃竹鼠,两广人民只是传承而已。

吃竹鼠在我们这个吃货大国可是相当久远了。

据说早在周朝,人们就开始了吃竹鼠的历程,将竹鼠视为璞肉。当时,竹鼠还不像现在只生活在南方,在先秦时期的遗址中,竹鼠在北方的活动痕迹非常常见。但不知道是因为远古人民就将吃货本性暴露将竹鼠吃到南方避难,还是由于北方不再有竹鼠喜爱的竹子,它们就逐渐只在南方有竹地区生存了。

看地图还真有可能是吃跑的,现在竹鼠的生存地点在于福建、江西、湖南、贵州、四川、广东、广西、云南等地,当时有大部分还不属于周朝的疆土。

在周朝,竹鼠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吃的东西,《公食大夫》中记载,能吃上竹鼠肉的得是三鼎以上的公卿大夫。

看起来还有点好吃怎么回事

唐代《朝野金载》记载 岭南獠民,好为卿子鼠。 以吃为好的广东人民早早的就发现了竹鼠这种美味。

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 竹鼠大如兔,人多食之,味如鸭肉。 《清史》载: 鼠脯,佳品也,炙为脯,以代客,筵中无此,不为敬礼。 人们吃竹鼠的风俗,也跟着竹鼠的脚步,从秦岭地区一直吃到岭南地区。

同鼠不同命

竹鼠和老鼠都占了一个 鼠 字,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吃鼠的人都太可怕了。

竹鼠和我们平时所说的老鼠算是同鼠不同命的啮齿目动物了。同样背着个鼠辈的名字,老鼠什么都能吃,什么环境都能生存。而竹鼠吃的都是竹根、竹笋或者地下根茎等 高级 食物,主要的生存环境都在南方条件优雅的竹林里。

老鼠:我也挺可爱的吧 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大家对竹鼠食用的忧虑,还有就是被鼠类身上所携带的传染病敬而远之。野生老鼠生存环境复杂,经常出没在下水道、厕所、杂物堆、垃圾堆等饱含病菌的场所,可以携带和传染细菌。老鼠携带的传染病也众多,其中鼠疫、钩端螺旋体病、流行性出血热等臭名昭著的传染病都可能经老鼠携带的菌体传染。

竹鼠喜在阴暗、凉爽、干燥、洁净的环境中生活,野生竹鼠多数在竹林中打洞生存。生存环境中能接触的细菌较少,但也并非完全保险。目前研究中跟竹鼠相关的仅有一种较为罕见的马尔尼菲青霉病,且野生竹鼠携带的可能性较大。

想吃野味的朋友请三思

虽然老鼠也被当做食物,有三吱、老鼠干等名菜,但跟竹鼠比起来,做法和味道远没有竹鼠丰富。

一个思考:是不是吃竹子的动物都比较好吃?看着大熊猫留口水的壹读君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。

参考资料:

1.我国竹鼠资源种类、价值及人工驯养前景,《经济动物》,宋兴超、杨福合、邢秀梅、岳志刚,2009.02

2.中华竹鼠(Rhizomys sinensis vestitus Milne-Edwards)的初步观察,《动物学杂志》,欧阳新举,1960.05

3.竹鼠的人工饲养及疾病防治,《黑龙江畜牧兽医》,李雪梅、朱财宽、易宗容,2013.06

4.广西银星竹鼠与人马尔尼菲青霉病关系的研究,《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》,吴易 、 李菊裳、梁伶,2004.04

5.竹鼠的科学饲养,《贵州畜牧兽医》,岑荣培,2012.3

6.经济动物 竹鼠的饲养管理及前景,《饲养管理》,陈继发、曲湘勇,2015.6

7.《先秦动物地理问题探索》,李冀,2013.05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